<var id="x1hrf"><video id="x1hrf"></video></var>
<var id="x1hrf"><strike id="x1hrf"><thead id="x1hrf"></thead></strike></var><var id="x1hrf"></var>
<var id="x1hrf"></var>
<cite id="x1hrf"></cite>
<cite id="x1hrf"><video id="x1hrf"></video></cite>
<cite id="x1hrf"><video id="x1hrf"></video></cite>
今天是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做心靈高貴、品格高尚、氣質高雅的北臺人。

 

您的位置:首頁-心理與健康

臺灣教授:教育不是訓練狗,比傳授知識更重要的是人格教育
瀏覽:190次    時間:2018年4月27日

    小王子這本書一直試圖告訴我們一件事:人一長大,就再也沒有能力了解孩子的世界。連帶的,我們也警覺不到孩子是用另一種方式在看世界的。尤其在小學階段,我們急著想看到孩子在功課上的成績表現,希望藉此確定他未來在社會上有競爭力,并從而或者解除我們的焦慮,或者強化我們的虛榮心。如果我們不能從較寬廣的視野來重新給小學階段的學習與成長定位,我們所有的努力只是在戕害小孩;如果我們不能跳出成人世界習慣的成見,我們永遠找不到小學教育的方法。
    1從終生學習看小學教育。
    很多人不再那么看重小學教育了,好像初中聯考一廢除,國小就變成一個多余而無所適從的單位與成長階段,因此,一方面才藝班和英文班吸引了更多家長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小學教育階段的成長目標卻變成了一片空白。一位同事告訴我:反正國中起她們就要面對地獄般的生活,現在只要讓她們快樂就好!但是,小學還同時是培養孩子人格雛形的階段。荒廢了小學階段孩子人格雛形的培養,長大后或許就來不及了。因此,我們必須把眼光拉遠,從更長遠的教育觀點著眼,回過頭來看小學階段的成長與教育目標。從一位大學教師的觀點來看,我對今天國內最優秀的研究生感到既憂心又失望。孫運璇大學一畢業就當了黑龍江發電廠的廠長,現在的博士生甚至都要拿到學位了,情感與人格的成熟度卻還像青春期的小孩,不夠成熟,不夠有擔當。而大學部的學生好像絕大部分都掉到一種二元法的分類里:要不就是認真讀課本,要不就是打電玩、玩論壇、追女朋友,一副無所是事的樣子。許多人都發現:現在的學生,除了別人要他做的事之外,從來都想不出自己要做什么;除了應付功課的能力之外,好像其他的情感能力和人格內涵都嚴重地欠缺開發。許多小孩都變成了“草莓族”:看起來鮮紅可愛,隨便捏一下就爛得汁液遍地;而所謂的“高材生”,知識技能遠比我們當年發達,十幾歲就會自己組裝電腦,可是對人生的理解與想象,卻空洞得可怕。我只能承認:人的價值觀在高中就已略具雛型,到了大學,他們只會根據既有的價值傾向去選擇哪些話要聽,哪些話不聽。到了大學,才要一個人開始去思考人生的問題,實在太晚了。一個高中畢業時還沒有一點點熱情的人,我沒有能力教!一個對人生沒有任何憧憬的人,你能寄望他在大學里面培養出什么樣的理想?可是,假如一個小孩到了國中畢業時還不曾喜歡過任何東西,他到高中時又怎么可能培養出最起碼的熱情,和對于人生的憧憬?由此倒推,我不得不認定:我們必須在小孩子小學畢業以前培養出他對人、動物和大自然的情感,以及對自己最起碼的信心。以這些情感和自信為基礎,他才有機會在國中階段藉著簡單的文學作品(詩歌、散文)去進一步深化他對這個世界的情感,并且去豐富他對人生的想象。也只有當他內在情感較豐實,對世界與人生的想象較活潑以后,他才有機會在高中階段藉著傳記、小說、歷史故事與粗淺的哲理文章的引導,發展出對人生初步的憧憬,并且學會藉著前人的心路歷程去思索自己的未來。在過去的教育傳統下,小學教育過度注重知識性的細節,而且不太容許小孩有犯錯的機會。所謂的“犯錯”,有時候只不過是他對事情有跟大人不同的理解而已,既不必然意味著低能,更不必然意味著“頑強”。所以容許他一些犯錯的空間,只要不至于變成“驕縱”,他反而可以更放心地在和大人互動的過程中學得更寬廣的知識;如果完全不給他犯錯的空間,反而會讓他或者過度緊張而無所適從,甚至焦慮過度而退化,或者干脆變得被動而死板。國小教材的學習目標是在絕大部分學生都可以學會的,而稍微聰明一點的學生,當然是輕輕松松就可以學會。表面上看起來,國小教育很沒挑戰性。但是,國小教育的目標根本不應該設定在“知識學習成效”(懂多少字,計算會幾題等),而應該設定在“獲得知識的過程與方法,以及對知識的態度”。譬如,如何培養孩子主動的讀書意愿(所謂“快樂地學習”,還不如說“主動的學習”),和克服困難去自己找資料、發現答案的能力,就遠比“知識的記誦與熟練”更有價值。
    2教他活得更有“味”
    談完知識的學習和人格的教育,對我來講,還只是小學教育的三分之二。最后一個主題,但不是最不重要的,就是情感教育:欣賞大自然,愛惜小動物,以及藉著音樂、繪畫、舞蹈來發抒情感或情緒的能力。人沒有了熱情和理想,不只是可憎,也是種自殘。就像第一講所提到的,人活著靠的是意義感,但意義感來自人的熱情與理想。沒有熱情和理想的人,只能用野心去包裝他的空虛和恐懼。如果國小學生從來都沒有見過大自然,沒有在大自然中體會到獨處的喜悅,他們不會甘于寂寞,而會去創造自己的快樂:電玩、電視、逛街、漫畫,再無聊的刺激都好。可是,孩童天生是有能力從大自然、小動物中培養出較細膩、安靜、自得其樂的快樂的。如果我們帶他們去看海邊的沙蟹,他們可以瘋了似地玩一整天都不想回家;甚至于沒有任何生物,只要有一堆沙和海水,他們就可以玩到天黑都不想回家。這樣長大的孩子,以后你要教他“快樂不一定要用錢買”,他很容易就可以懂。而不曾有過這種童年經驗的都會小孩,要教他“不費錢的快樂”是不可能的──明明他一生的快樂都是用錢買的!孩子是充滿好奇心的,只要有適當的引導和機會,他們么都可能會喜歡,甚至還可能很投入。帶他們到山上去玩溪流,到新竹縣郊區看客家建筑,說不定他們長大后的業余嗜好就是登山、攝影、地方文史或建筑,甚至于這些興趣說不定就發展成他們一心一意要從事的職業。興趣愈廣的人,他未來的一生愈亮麗、開敞、寬闊。書沒讀好,中學時候還來得及補救;小學畢業時沾染上無聊的嗜好,或者對任何事物都沒有興趣,要期望他以后有熱情就很困難了。對于各種藝術的興趣或才藝的培養,能在小學階段就開始最好。兒童的音感,六歲以前必須開始訓練,否則愈大愈難培養。很多人讓孩子上才藝班,卻不知道為的是什么。等到小孩子藝術方面的興趣真的超過對功課的興趣時,卻又慌亂起來,怕小孩功課不如人。啟發人類情感的最有利環境,一是大自然,一是藝術與文學。大自然沒有言語,但是細心去體會的人,卻可以在大自然的各個角落里,感受到能令人整個心靈都舒展開來的那種喜悅和飽足:在春天溫潤的空氣里,秋天清澈透明的光線里,相思林和木麻黃的姿態里,從林間撒落下來的陽光里,西風咆哮而過樹林,溪邊迎向暮靄的秋芒,夏日午后隨著涼風而來的荷香等等。我們如果能夠培養下一代欣賞大自然的能力,他們一生可以得到的滿足,將遠勝于單純的金錢收入。
    3從孩子的觀點看教育
    小學生所以難教,不能單純地只是以為他們“不懂事”。有時候,小孩子之所以沒有辦法“守規矩”,是因為大人已經在被社會制約的過程中喪失掉太多人的可能性,而小孩子卻還保有這些可貴的可能性。譬如,我們一般大人只要拿起畫筆,就只會想到要畫一張“很漂亮”或者“很逼真”的畫,而很少人會想要去畫自己內在最真實或“不吐不快”的感受,因此畫出來的東西經常毫無感情,死死板板的。但是,小孩子卻因為還沒有被制約過,對“畫畫”是什么意思,沒有定見,因此往往會率性地畫出對象給他印象最強烈的部分,而忽略其它不曾引起他任何感覺的細節。因此,當他喜歡媽媽看他的眼神時,他可能畫出大大的眼睛,而忽略了鼻子和耳朵。就藝術創作的理念來講,繪畫本來就不是在“寫實”地畫一個你沒感覺的對象物,而是在畫你對它的“感覺”,因此忽略掉沒有感覺的細節,才符合繪畫上的“真誠”。由於小孩子這種天真里有大人早已遺忘的可貴情感和本能,因此德國抽象主義畫家保羅?克利就特別重視從兒童繪畫去汲取他的靈感。大人常常用過度社會化的眼光去看小孩子的世界,因此忽略了小孩子可貴的地方。小孩子在學習上的表現,有時候反應的不是他天分的高低,而是他接受社會制約,放棄非社會性本能的快慢而已。因此,當我們在引導小孩子進入成人社會的過程中,必需注意到兩件事:其一是不要在引導小孩進入成人社會的過程中,輕率地截除了他們成規之外的創意;其二是不要粗率地去判定小孩的愚、智、優、劣,或者替他們決定他們未來有沒有足夠的天分往某個方向發展。面對孩子,我們只能不懷主觀地給他所有可能的教育機會,而不要去判定誰有希望或誰沒有希望。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在什么時機,在什么場合,你會因為那一句話,或那一種神情,對那一個人,造成那一種影響!教育不是撰寫電腦程式,也不是在訓練狗。狗都有它的意志和不可改的習性,何況是人。我們不應該期望小孩巨細靡遺地接受我們所有的要求,也不應該期待他們隨時都能符合我們的節奏。只要不致於太影響到整個班級的進度和秩序,每個小孩都應該多少容許他一些出入和犯錯的機會。不幸的是,許多父母都把事業上那一套“投資成本效益分析”的僵固心態帶到家庭教育,也用來逼迫學校老師走回升學主義的老路。我們所有衡量小孩的方式與標準,全是社會既定的那一套學習與成就標準,它所考慮到的只是對既定規范的“學習能力”,頂多只能反映“升學競爭能力”而已,根本不見得能反映出孩子的創造性、獨立性、主動思考等能力。至于與經濟生活無關的人文與社會思考能力,根本就不曾認真發展出一套合適的評量標準,只是被粗糙地歸納在“語文學習能力”這個項目里頭。用既有的學習評量標準,不要說沒有能力評估出孩子未來在藝術、人文與社會科學的創造力,甚至連孩子未來在政治、經濟、管理、人際溝通等方面的現實謀生能力,都沒有辦法加以評估。所以,愛因斯坦在學校里被當作“智能不足”。面對這樣的教育評量體系,我們憑什么從小孩子的成績去判斷她們未來的成就?更憑什么去決定誰值得栽培?家長對小孩子的勢利眼可以嚴重傷害孩子的成長意愿,老師對既有教育評量制度的盲點如果欠缺自覺,也可以嚴重壓抑孩子的成長空間。
    大人多半都早已忘記自己小時候的模樣,也不愿意再重新從小孩的觀點去看世界,只急迫地要求小孩遷就自己的生活秩序,而不管在這過程中可能會犧牲掉小孩子那些可貴的本能和天真的稟賦,甚至會不會造成他們的冤屈,乃至于個性的扭曲。一個好的家長或小學老師,必需要愿意(甚至樂于)重新從小孩子的觀點看世界。他必需要能夠體會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其重要性甚至于超過大學教授,然后他才可能終身不倦地,一再重復回到小孩子的觀點,去仔細觀察那個早已被大人遺忘的世界,以及在那個迥然不同于成人世界的奇妙法則:兒童的天真感情,對人的態度的敏銳感受,正在被扭曲中的性情等等。我常鼓勵我太太一個簡潔而明確的教學目標:上課時看著學生的眼神,如果他們的眼睛亮起來,你就是成功的老師;如果每一雙眼睛都像死魚,黯然無光,那不是你有問題就是教材有問題。要教到學生眼睛可以亮起來,對老師是極費力的工作,和極大的挑戰。它靠的是人格特質,老師的熱情,對學生多樣化心理的了解與想象,教師自己生命里的感動,把知識恢復為可以感動人心的場景等能力。這樣子教書,老師會得到很大的鼓舞:因為她真的進入了學生的心坎。
    總之,給他一個人性化的成長空間,盡可能寬闊的空間,讓他做一個自自然然的小學生……

Copyright2005-2009 AllRightreserved. 撫順市新撫區北臺小學版權所有遼ICP備10007535號

地址:撫順市新撫區永安路11號 郵編:113008

彩飘彩票